《犯罪心理》中那些经典的案子

2021-08-26 10:37:14来源:好奇心实验室作者: 犯罪心理学

  喜欢看美剧的人,多多少少都会看过几季的《犯罪心理》,就算没有看过也至少听说过。

  《犯罪心理》就像是美剧里的一棵常青藤,从2005年第一季开播到现在2019年第十五季,也就是最终季的续订,它已经成为了普通人窥探犯罪行为的一种方式。

  当然,在这几百集的故事中,有一些特别让人印象深刻,或许是因为人心的冷漠,或许是因为亲情的伟大,又或者是因为犯罪分子本身的穷凶极恶,犯罪手法的触目惊心……

  但是最后,所有的问题都会归结于人本身。

  就像在第一季第一集中出现的那句约瑟夫·康拉德的名言一样:

  将邪恶的产生归结于超自然的因素是没有必要的,人类自身就足以实施每一种恶行。

  叔很喜欢这部美剧,所以在之后的时间会和大家分享一些,叔认为《犯罪心理》中非常精彩的案子,会涉及到剧透,但是在文章开始会标明哪一季哪一集,不想被剧透的朋友也可以自己去看看。

  良心推荐。

  

  剧集:S04E25、26《TOHELL走向地狱》

  事情源于一个叫威廉·海托沃(WilliamHightower)的男人,他开着车撞向了休伦港边境的哨所,并且坦白自己是10起杀人案的凶手。

  “你们得给联邦调查局(FBI)打电话,我上个月杀了10个人”。

  而他所说的罪证,就在他的车里——10张被害者的照片。

  到了审讯室,他始终沉默,按理说自首的凶手到了审讯室,都会乖乖坦白自己的所作所为,可他却是个个例。

  他在等待,等待那些能让他开口的人,等待那些能让自己信任的人。

  

  威廉在底特律街头选了10个人,将他们杀死,并进入加拿大边境抛尸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FBI行为分析组这里。

  因为被害者都不是常住人口,所以只有2个被害者的家属曾经报案失踪。

  威廉是个很仔细的人,他将被害者信息详细的整理好,包括姓名、照片、日期和绑架地区,唯独没有说他的抛尸地点究竟在哪里。

  他的被害人群虽然从男性变成了女性,又变回了男性,但是大多数都是围绕卡斯长廊选定的目标。

  卡斯长廊是有名的鱼龙混杂区,进行毒品和色情交易,以及无家可归的流浪人群都非常集中。

  威廉很聪明,知道从这里挑选被害者,就算失踪了也很少有人会关注。

  

  在行为分析小组到来之前,当地警方简单做了一个嫌疑人侧写:

  他近期受过身体创伤,可能是应激源。

  完全不同的被害人,没有尸体,有可能越境,截然不同的两种地形。

  要做到这些,嫌犯必须非常聪明、有条理、有机动能力而且身体强壮。

  而军事背景会让他拥有所有这些特质。

  巧合的是,威廉正好符合这些特征。

  两个月之前,威廉还是一名陆军中士,他曾两次赴伊拉克服役,直到被路边炸弹夺去左腿。

  他在退役时还获得过紫心勋章(它于1782年8月7日由乔治·华盛顿将军设立,当时叫军功章,专门授予作战中负伤的军人,也可授予阵亡者的最近亲属),荣获英勇表彰一次。

  无论怎么看,威廉既有作案的动机,又有作案的时间,而且他还坦白了,这起案子看起来似乎直接简单。

  很快,联邦调查局行为分析组的人到来,一组人被派去街头调查失踪者的情形,毕竟在没有找到尸体之前,就算自首了,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威廉杀过人。

  按理说,流浪汉和瘾君子都喜欢单独行动,很少会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,但是在卡斯长廊却并不是这样,所有居无定所的人在这里安营扎寨,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害怕的事。

  在威廉给的那些被害者照片中,有人认出了其中的人,虽然以前也有人失踪,但是这次的情况似乎有些非同寻常。

  尤其是那些站街女,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重新开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所以大家都不认为这是单纯的失踪。

  当被问到威廉时,流浪汉说,他确实总是在附近晃悠,但是并没有和人发生冲突,再加上他有枪,也没有人敢惹他。

  他只是为他们拍下照片,在笔记本上登记他们的名字。

  

  在掌握了足够的信息之后,Hotchner作为行为分析组的组长,展开了对威廉的审讯。

  Hotchner认为,相比起“杀人犯”这种称呼,“保护者”似乎和威廉更加贴切,他为什么不告诉警方自己的抛尸地点,是因为人不是他杀的,他自然不可能知道他们被埋葬在哪里。

  直到这时,威廉才真正开始坦白。

  他制造了不少麻烦,来冒认一桩他根本没犯过的罪行,为的就是让联邦调查局介入,好查清这些失踪者究竟都去了哪里。

  他曾经三次去过地方警局,但是对方只是告诉他,街头生活就是如此。

  他没有办法,只能出此下策,好让更权威的人来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。

  而威廉之所以这么坚持的保护着这些流浪者,这么坚定的想要知道那些失踪者的下落,是因为他的妹妹。

  从伊拉克回家后威廉得知他的妹妹丽流落街头,他找到了她并且将她带回了家,在家里快乐的生活了两周后,丽又溜回了街头,从此消失了。

  与其说威廉在找那些失踪者,不如说他是想借此找到自己妹妹的下落。

  

  其实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,也是挺悲哀的。

  一些长期在街头生活的人,就算失踪了,很难联系上他们的家属,而他们的家属就算知道了家人失踪,也不愿过多调查。

  有时候,宁愿他们死了也不想知道他们是在街头做些什么不好的勾当,比如接客,比如吸毒。

  一个两个这样的失踪者或许并不能引起注意,那如果是十个二十个,甚至更多呢?

  如果没有威廉这样的人存在,是不是再多的人消失,也只是消失了而已,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

  在其中5次绑架案的晚上,底特律警局报告了几个医疗设施点的抢劫案,巧合的是,这些医疗设施点都在卡斯长廊区域内。

  抢劫的人偷走了麻醉剂、消毒工具和注射器,以及输液管,灌流泵、胸腔引流管、绷带和几袋O型血。

  或许这个犯罪嫌疑人是个性虐待狂——虐待成为了他性行为的替代品,而他偷的那些东西就是想要在被害人身上做手术,让他们活得更久以承受更多的虐待。

  这说明,这个犯罪嫌疑人,一定有医学背景,而且不是简单的医学背景,至少可以支撑起一台手术。

  

  在这起案子中,其实有一个很小的细节,但就是这个细节,最终使FBI抓住了犯罪嫌疑人。

  这些失踪者都是单独消失的,犯罪嫌疑人作案的规律是以2到3天为周期,所有人都是一个接一个消失的。

  在卡斯长廊虽然都是独立的个体,但是要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单独带走一个人可没那么容易,在这里唯一的秘密就是钱。

  威廉的妹妹丽是在领取救济金的第二天消失的,失踪者中的男性也都是在1到15号之间失踪的,而失踪的时间就是他们领取救济金的日子。

  他们需要兑换救济金支票,来换取住房或者食物,然而生活在卡斯长廊的人,却更愿意用这笔钱去换取毒品。

  当然,他们也有自己的交易方式。

  第三大道有一家汽车旅馆,兑换救济金支票时1美元收取30美分的手续费,前提是不在那儿住宿。

  很多毒品贩子就会在街对面等着,等那些流浪汉兑换完现金出来,就上了他们的车,继续进行交易。

  这是他们唯一会单独行动的时候。

  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隐藏在这些毒品贩子里。

  
  就在案件调查过程中,一个叫做Kelly的姑娘失踪了,她是新来的站街女,和其他人都不怎么熟悉。

  汽车旅店的老板说,她兑换完救济金支票后,就上了街对面的那辆车,很多人都会上那辆车。

  于是警方在每个检查站设卡,只要有嫌疑车辆经过,就可以一举抓获,但是一直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那辆车来。

  难道说还有其他可以避开检查站的小路?

  内战时期,底特律是黑奴们逃亡加拿大获得自由的最后一站,他们在这片区域跨境,而且为了标志安全通道,沿河建了一排维多利亚风格的房子。

  并且在休伦港附近的信号塔,还曾经收到过丽的手机信号,这说明犯罪嫌疑人一定会带着受害者从那里跨境。

  果然,位于蓝水桥南三英里处有一排维多利亚风格的房子,当警方赶到那里的时候,犯罪嫌疑人已经离开了,只不过他在河的两岸都留下了车。

  车牌号显示是车主是一个叫梅森·特纳(MasonTurner)的人,在多伦多念过本科,2000年以全班第二的成绩从密歇根医学院毕业,之后在底特律一家公共健康医疗机构工作。

  医科背景正好符合嫌疑人的特征。另外,他还有一间农场。

  

  但是,当警方赶到那个农场的时候,却发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复杂的多。

  梅森确实符合警方对犯罪嫌疑人的特写,只不过,他瘫痪在床,颈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。

  这样一个人,会有作案的可能吗?

  就在警方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嫌疑对象时,在猪圈门口有个像垃圾箱的大箱子里,发现了各种带血的鞋子。

  尺码各异,男女都有,一共89双鞋。

  这些鞋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,既然梅森没有作案能力,那和他亲近的人呢?

  梅森有个弟弟叫卢卡斯,智力有障碍,平时喜欢在农场附近遛弯,天黑了就会回家,但是从警方出现到现在,一直没有看到卢卡斯回来过。

  躺在床上的梅森告诉Hotchner,是弟弟卢卡斯做了一切,他杀了那些人,男人女人们,他也想过要报警,但是打电话时被弟弟发现,自己被毒打了一顿。

  “他是个疯子,又身体强壮,如果不放倒他,他会干掉所有人。”

  而他之所以瘫痪也是因为卢卡斯,那时候梅森刚从医学院毕业,想要把农场卖了去城市里发展,但是对于卢卡斯来说,农场就是他的一切。

  于是不知道如何发泄情绪的卢卡斯将梅森从阁楼上推了下去……

  梅森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破绽,但是Reid(行为分析小组中的一个小天才)发现了一些卢卡斯画的画,画里并没有暴力倾向,反而显示出一直有人在监视他。

  卢卡斯的心理年龄很小,而且有智力和精神双重障碍,也就是说,他不清楚自己行为的后果。

  在他的眼里,杀人和杀猪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

  Garcia(技术女孩,电脑黑客高手)破解了梅森的电脑硬盘,有了一个更惊人的发现:

  梅森一直在用流浪者做活体人体实验,为的就是治好自己的病。

  事到如今,梅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他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那些人都是流浪汉、瘾君子、妓女,本身就对社会毫无价值,而他却可以给他们机会,让他们成为治疗手段的一部分。

  那些人从汽车旅馆换了钱,坐上了梅森的车,就会立刻被身强体壮的卢卡斯控制住,一路带回农场。

  失败的试验品就会被卢卡斯喂猪,鞋子被扔到猪圈旁的垃圾箱里。

  他甚至还叫嚣说,就算知道了这些,陪审团也不会相信他能杀人,就算能给他定罪,又有什么惩罚能比现在生不如死的日子呢?

  这一切都被威廉听到了,在受害者的随身物品里,发现了威廉曾经送给丽的幸运牌,威廉已经知道,自己的妹妹在这个农场里,曾经遭受过怎样非人的待遇。

  真相大白后在故事的结局里,卢卡斯被赶到的警方击毙,Kelly被解救出,梅森被威廉开枪杀死。

  这一场战争,没有谁是胜利者。

  

  我们很难评判梅森和卢卡斯谁更邪恶一些。

  梅森被卢卡斯推下了阁楼,毁了他的一生,而卢卡斯深深的爱着农场,爱着哥哥,他在长大的过程中也一直在照顾农场,照顾哥哥。

  他没有什么思维能力,所以当Kelly希望他放下戒备,问他要不要成为朋友时,这个看起来很凶恶的大汉也犹豫了。

  他给了Kelly食物,给了Kelly水,就算是最后愤怒也是因为觉得Kelly骗了他。

  但是另一方面,他确确实实是一个杀人凶手,89条人命每一个都是他和梅森为了所谓的科学而杀害的。

  有时候没有言语,没有名言,能够凝练概括那天的事。

  有时所有事都做得没错,毫无差池,却仍然有挫败感。

  一定是这种结局吗?

  有什么能在一开始阻止这场悲剧发生的吗?

  《犯罪心理》第四季25、26集走向地狱完。

免责声明:部分文章信息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删除处理。

相关文章

热门文章